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童趣商城 > 图书
  •  

纳尼亚传奇(大字护眼版)——能言马与男孩

标签:儿童绘本 儿童图书 图画书 童书推荐

作者:C.S.刘易斯

出版社:童趣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15-01-01

ISBN:9787115373281

价格: 17

版 次: 页 数:176 字 数:130千
开 本:16 纸 张:170*240 印 次:


书摘与插画

001.jpg
001.jpg
 

 


内容推荐

内文摘要:

《魔法师的外甥》

那头狮子在空地上来回走动,他在吟唱一首新歌。这首歌比那首唤起星星和太阳的歌更柔和、更欢快,是一首潺潺流水般的温馨乐章。随着他的走动和歌声,山谷长出了绿草。绿茵像一潭池水在狮子身边蔓延开来,又像浪花一样爬上小山。几分钟后,小草就爬上了远处高山的斜坡,这个年轻的世界每一瞬间都在变得更加柔和。现在耳边听到了轻风吹拂草叶的声音。不久草丛中又出现了别的东西,更高的山坡上长出了深色的石楠,山谷里还冒出了一片片粗糙的、带毛刺的绿色植物。狄哥里开始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其中一棵在他身边出现,他才看清楚那是一种钉子状的小东西,茎伸出几十条枝杈,枝杈上裹满绿色,而且每隔一两秒钟就长高二三厘米。现在他身边已经围了几十棵这种东西了,当这些植物长得跟他自己差不多高的时候,他才猛然看出它们是什么。“树!”他大声喊道。

就像波莉后来说的,这段时间里有一点很扫兴,让人无法静下心来观赏周围这一奇观。就在狄哥里说“树”的时候,他惊得猛地向旁边一蹦,因为安德鲁舅舅已经悄悄地靠近了他,正准备掏他的口袋。其实,就算他抢到了戒指,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因为他瞄准的是狄哥里右边的口袋。直到现在,他仍然认为绿戒指是管“回家”的戒指。当然啦,别管是哪一枚戒指,狄哥里都不想失去。

“住手!”女巫大喝一声,“站回去。不行,再往后站一点儿!谁胆敢走到离两个孩子十步之内的地方,我就敲碎他的脑袋。”她瞄了瞄手中从灯柱上扯下来的铁条,做出随时准备投掷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没人怀疑她是个神投手。

“好哇!”她说,“你还是想带着那个男孩子偷偷溜回你自己的世界,把我扔在这儿。”

安德鲁舅舅这回终于战胜了自己的恐惧,大着胆子对女巫动了回肝火,“是的,夫人,我正准备这么做,”他说,“毫无疑问,我要这么做,因为我完全有这个权力。我忍受着最大的羞辱,忍受着最令人发指的虐待。我尽了最大努力捧着你、讨好你,你回报了我什么?你抢劫了——我一定要用这个词——抢劫了一位最受人尊敬的珠宝商。你还非逼着我请你吃贵得离谱、别提有多铺张的午餐,害得我不得不当掉我带链儿的怀表。我告诉你,夫人,我们家族的人可没有光顾当铺的习惯,除了我的表弟爱德华,他在义勇骑兵团里干过。就在吃那顿难以下咽的午餐时——现在想起来我更觉得丢人——你的言行举止引起在场所有人的不快,让我在公众场合丢尽了脸,我以后再也没有脸面出现在那家餐厅了。你还袭击警察,还偷……”

 

《狮子、女巫和魔衣橱》

“这个地方好特别啊!”露西叫起来,“这些石头动物——还有石人!就像……就像一个博物馆。”

“嘘!”苏珊说,“阿斯兰正在施魔法。”

狮王确实在施魔法。他跳到石狮面前,对他吹了口气。接着像猫儿追逐自己的尾巴一样迅速转过身,又对石头矮人吹了口气,矮人(你大概还记得)背对着石狮,站在离石狮一米远的地方。然后他又冲向矮人那边一个高大的树精,又迅速转向右边的石兔,之后冲向了两个马人。 就在这时,露西喊道:“哦!苏珊!看!看那头狮子!”

也许你曾见过有人拿着火柴,点燃一团报纸,引燃壁炉的情景。最初似乎毫无动静,接着你会发现一丝小小的火焰沿着报纸的边沿蔓延而上。现在的情况就跟火柴点燃报纸时一样。阿斯兰对着石狮吹了一口气,当时,石狮没有一点儿变化。接着,他白色大理石的背上开始出现一小缕金色条纹,然后蔓延开来——不一会儿,他全身都被金色渲染,像火苗吞没整个纸团一般——然后,尽管他的后腿还是石头,那头狮子依然用力抖了抖鬃毛,所有那些沉重的石头皱褶都晃动起来,变成了活生生的鬃毛。接着他张开活生生的血盆大口,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现在,他的后腿也恢复了。他抬起一条后腿,在身上挠了挠。这时,他看到了阿斯兰,于是轻巧地越过去,兴奋地围着他又蹦又跳,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还跳起来去舔阿斯兰的脸。本来,两个孩子的目光一直盯着这头狮子,但周围的一切太奇妙了,她们很快就把这头狮子忘记了。所有的石像都开始复活了,整个院子看上去不再像博物馆,而像是个动物园。动物们跟在狮王后面跑着,围着他跳舞,不断有动物加入进来,直到狮王几乎被动物们全部遮住,看不见了。原来惨白的院子现在已是色彩斑斓——马人光彩奕奕的栗色马身,独角兽靛蓝色的角,鸟儿绚丽的羽毛,红棕色的狐狸、狗和树精,再加上穿黄色长袜、戴红色兜帽的矮人,一身银装的白桦姑娘,嫩绿透明的山毛榉姑娘,还有黄绿色的落叶松姑娘。这里不再死气沉沉,到处充满了欢乐的叫声、喊声、咆哮声、吠声、啸声、咕咕声、马嘶声、跺脚声、欢呼声、歌声和笑声。

 

《能言马与男孩》

接下来的几分钟,夏斯塔小心翼翼地给马佩戴这些鞍辔,尽量不发出声响,马则在一旁指挥着:“把肚带系紧一点儿”“往下一点儿有个皮带扣”“你需要把马镫再弄高点儿”。

一切妥当之后,马说:“好了,为了装装样子,我们还得有缰绳,不过你用不上。把它们系在鞍头上吧,系松一点儿,这样我的头能自由活动。还有,记住——不要碰缰绳。”

“那么缰绳有什么用呢?”夏斯塔问。

“通常它们是用来指挥我的,”马回答说,“不过这次我来指挥,所以你不要管。还有一件事,不要抓我的鬃毛。”

“可是,”夏斯塔分辩道,“我既不能抓缰绳,又不能抓鬃毛,那我怎么坐得稳呢?”

“你用膝盖夹住我,”马说,“这是骑马的诀窍。用膝盖尽力夹紧我的肚子,身体坐直,就像拨火棍一样,胳膊肘往里收。顺便问一下,你把马刺放在哪儿了?”

“当然是装在鞋跟上了,”夏斯塔说,“我就知道这么一点儿。”

“把它们摘下来,放到鞍囊里,到了塔什班我们就可以把它们卖掉。准备好了吗?我想现在你可以上来了。”

“哦,你太高啦,我有点害怕。”第一次尝试失败了,夏斯塔气喘吁吁地说。

“我是马,没办法,”马说,“看你费力往我背上爬的样子,别人还以为我是堆干草呢!对,这样好一些。现在坐起身,记住我跟你说的话,把膝盖夹紧。想来真是可笑,当年的我曾经率领骑兵冲锋,还是赛马冠军,现在却驮着像袋土豆的你!不管怎样,我们出发了。”他友好地笑出了声。

 

《凯斯宾王子》

有一天夜里,情况糟得不能再糟了。那天白天下了一整天的大雨,夜幕降临时,雨倒是停住了,天气却变得异常寒冷。次日早上,凯斯宾部署了目前为止最大的一场战役,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这次行动上。黎明时分,凯斯宾带领大部分矮人对米拉兹军队的右翼发起猛烈攻击,把敌人拖在右翼阵地上,然后由巨人温伯威风带领马人和一些最勇猛的动物寻找突破口,争取切断米拉兹的右翼与其他部队的联系。可是,这场战斗以惨败告终。没有人提醒过凯斯宾(这些日子以来,纳尼亚也没有一个人想到这一点):巨人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生物。虽然可怜的温伯威风像狮子一样英勇(从这方面来说,他是个当之无愧的巨人),但是他选择了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突破。结果,敌方几乎没有什么损伤,凯斯宾的部队却损失惨重:一只最勇敢的熊在战斗中挂了彩,一匹马人受了重伤,大多数成员都流血负伤。部队士气低落,挤在滴水的大树下吃着所剩无几的晚餐。

心情最沮丧的莫过于巨人温伯威风。他知道这场失败全都是他的错,便一声不响地坐在一边,眼泪大滴大滴地从眼眶里流出来,先是聚集到鼻尖上,然后落在老鼠们的营地上。老鼠们这时刚觉得暖和一些,正昏昏欲睡呢。他们一下子跳起来,摇掉耳朵上的水,拧干小毯子,尖声质问巨人是不是嫌他们的身上不够湿,要再加点儿水。老鼠这么一闹,其他人也被吵醒了。他们警告老鼠们:他们是应征来当侦察兵的,不是来参加合唱队的,还要求老鼠们保持安静。温伯威风只好蹑手蹑脚地走开,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排遣自己的悲伤,不料却一脚踩到了谁的尾巴上,这人(后来他们说是只狐狸)咬了他一口,结果又是一阵争吵。就这样,营地上的人个个火气冲天。

 

《黎明踏浪号》

尤斯塔斯当然有很多话可以用来奚落他们,可他没吭声,因为就在这一刻,他不由得看了看画里的海浪,发现那海浪确实像在动。他平生只坐过一次船(而且只到了很近的怀特岛),还晕了船,真受罪。现在一看到画里海浪的样子,他又有些晕。他脸色发青,却还是硬撑着想再看一眼。可接下来,三个孩子全都张大嘴巴瞪着眼睛盯住了那幅画。

用文字描写他们看到的东西也许会让人难以置信,但即使你亲眼目睹所发生的事,也依然很难相信。画里的场景真的动起来了,而且一点儿也不像电影里演的那样。他们看到的场面过于逼真、过于清楚,和户外的场景一样。只见船头撞开巨浪,激起一大片水花,然后往前冲,把那个浪头甩到了身后。这时候,船的尾部和甲板第一次从画面里露了出来。接着,第二个浪头迎面砸了过来,船头再次翘起,船尾和甲板又看不见了。与此同时,埃德蒙身边的床上原本放着的一个作业本,忽然呼啦啦地翻动着飞起来,一下子被吹到了他身后的墙上。露西的头发被吹乱了,跟刮大风的时候一样——现在确实是在刮风,风是从那幅画里刮出来的。伴随着这阵风,还传来各种声音:海浪的击打声、海水撞在大船上的砰砰声、船体受到重力挤压时发出的嘎嘎声,还有持续不变的大风和汹涌的大海混在一起形成的怒吼声。但真正让露西彻底相信自己不是在做梦的,是一股味儿,海水的咸涩味儿。

“住手!”尤斯塔斯发出刺耳的尖叫,声音里透着惧怕和恼怒,“你们又在玩什么愚蠢的把戏,快给我停住,不然我可就要告诉艾伯塔去了……哎呀!”

按说兄妹俩对冒险应该很适应了,谁知,就在尤斯塔斯叫“哎呀”的同时,他俩也“哎呀”了一声。海水从画框里奔涌而出,他们不光浑身湿透,还被呛得喘不过气来。

 

《银椅》

他们走近时,垂钓的人扭过头来。他瘦长脸,面颊凹陷,尖鼻子,嘴唇绷得很紧,没胡子,头上戴着一顶又高又尖的帽子,像座尖塔,帽檐又宽又大。他的头发,如果算是头发的话,盖住两只大耳朵往下垂着,绿灰色,每根头发都是扁的而不是圆的,看上去像芦苇。这家伙表情庄重,肤色像泥巴,一眼就看得出他的生活态度异常严谨。

“早上好,客人,”他开口了,“我说的‘好’并不是指天气,什么没下雨啦、没下雪啦、没雾啦、不打雷啦什么的。我敢说,你们一整晚没睡着。”

“不,我们睡着了,”吉尔说,“还睡得很香呢。”

“啊,”沼泽怪摇摇头,“我知道,条件不好你们也能将就。这就对啦。你们很有教养,很有教养,懂得遇到事情采取乐观态度。”

“哈,我们还没问您的尊姓大名呢。”斯克罗布说。

“我叫普德格伦。你们记不住也没关系,我可以再告诉你们。”

两个孩子一边一个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他们这时才注意到他的胳膊和腿特别长,而身体却跟矮人差不多,可站起来比大多数人都高。他的手指间有蹼,像青蛙的爪子,两只泡在泥水里摆动的脚也有蹼。他穿着土黄色的衣服,宽宽大大的。

 

《最后一战》

在纳尼亚最后的日子里,灯柱野林以西很远的大瀑布边上,住着一只无尾猿。他可有一大把年纪了,谁也不记得他最早是什么时候搬到这一带来的。不过,他是人们能想象到的脑瓜儿最好使、最丑陋、脸上皱纹最多的无尾猿。他叫移易,住在一间小木头房子里,屋顶盖着带叶子的茅草。房子建在一棵大树的枝杈上。这一片森林里几乎没有能言兽,也没有人类或矮人,总之,住在这儿的生灵不多。即便如此,移易也还是有一个朋友,那就是他的邻居——一头叫迷惑的毛驴。他俩在口头上互称朋友。不过从实际交往情况看,迷惑更像是移易的仆人,所有的活儿都由迷惑来干。两人一起去河边,移易把他的大皮囊灌满水,驮着皮囊回来的是迷惑。他们沿着河边去很远的镇上买东西,去的时候迷惑驮着空筐子,回来的时候迷惑驮着装得满满的沉甸甸的筐子。只要迷惑买回来什么好吃的,都会被移易吃掉。移易总是这样说:“你是知道的,迷惑,我又不吃草,也不吃蓟类植物,而这些你都能享用。所以,我就得想办法补一补,这样才算公平。”

迷惑听了以后会点点头说:“当然啦,移易,当然。这道理我懂。”迷惑从来不抱怨,因为他知道移易比他聪明得多,能屈尊跟他这样的驴子做朋友,实在是太善良了。不过,迷惑偶尔也会为了什么事儿跟移易争几句,这时移易就会说:“喂,迷惑,我知道怎么做才算对你好。这你应该懂,你这家伙傻乎乎的,迷惑。”每当听了这样的肺腑之言,迷惑便说:“是呀,移易,说得太对了,我这脑子是不行。”然后,他就会叹口气,又对移易百依百顺了。

 

作者简介:

作者:C.S.刘易斯(Clive Staples Lewis,1898~1963)

英国20世纪著名的文学家、学者、批评家,被誉为“最伟大的牛津人”。他先后创作了7部魔幻小说,构成了一部史诗般的魔幻巨著——《纳尼亚传奇》。被称为魔幻小说的作品,在它前后都曾出现过,但只有《纳尼亚传奇》和《指环王》《哈利·波特》成了魔幻小说的里程碑。《指环王》讲述了一场人与魔的残酷战争,《哈利·波特》描绘了一所魅力无穷的魔法学校,而《纳尼亚传奇》却构筑了整整一个魔幻世界的兴衰史。

译者:毛子欣(1957.10~2014.7)

河北师范大学外语学院教授,从事英语翻译和教学30余年,出版翻译作品及其他出版物40余部。主要译作有:《拯救玛丽莲·梦露》《可口可乐的征服》《猪宝弗雷迪》《黑美》《世界儿童故事选》《莎士比亚故事集》等。

编辑推荐

★“最伟大的牛津人”C.S.刘易斯代表作品,20世纪最佳儿童图书之一

★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全球销量达1亿册,好莱坞同名电影票房超10亿

★《最后一战》获英国儿童文学最高荣誉“卡内基奖”

★名家精译,中国欧美文学研究中心主任 张中载教授 倾情推荐

★大字护眼,绿色印刷,附赠故事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