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童趣商城 > 图书
  •  

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感悟生命书系

标签:少儿文学 沈石溪系列

作者:沈石溪 著

出版社:童趣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14-07-05

ISBN:9787115362001

价格: 118

版 次: 页 数:1628 字 数:917千
开 本:16 纸 张: 印 次:


书摘与插画
image001.jpg
 
image003.jpg
 
image006.jpg
 
image009.jpg
 
image012.jpg
 
image015.jpg
 
image018.jpg
 
image032.jpg
 
image028.jpg
 
111


内容推荐

 

作者简介:

作者沈石溪是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八十年代初开始从事文学创作,已出版五百多万字作品,所著动物小说充满哲理内涵、风格独特,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
       沈石溪的《斑羚飞渡》被选入人教版七年级语文课本下册27课,《最后一头战象》被选入小学六年级语文课本第23课。他的作品深受中小学生的喜爱,销量很好。

文摘:

《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感悟生命书系》

《狼国女王》
       第一章 悲惨的虎口夺食

“呦—呦—”紫葡萄发出凄厉的嗥叫,拼命用舌头舔吻盔盔的眼皮,试图让它睁开眼睛,重新站立起来。
       盔盔是一只大公狼,帕雅丁狼群现任狼王。狼是铜头铁腿麻秆儿腰,狼头十分结实—某些地区的人将铁锤唤作“榔头”,就是从结实的“狼头”演化而来的。
       这只大公狼之所以叫盔盔,是因为它的脑袋特别大,也特别坚硬,就像戴着一顶青铜头盔。然而,青铜头盔般的狼头也未能抵挡住孟加拉虎锐利的虎牙—狼王盔盔的脑壳上被咬出两个深深的洞,鲜红的血和白色的脑浆汩汩而出。狼王盔盔还在呼吸,胸脯一起一伏,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含混不清的声音,但它的两只眼睛已经闭上了,生命体征越来越微弱。
       假如不是饿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狼是不可能去招惹孟加拉虎的啊! 
       这是一个特别寒冷的冬天,肆虐的暴风雪连续下了四天四夜,帕雅丁狼群里的每一只狼都饿得恨不能咬下自己的尾巴充饥。狼王盔盔也曾带着几只公狼,顶风冒雪外出狩猎, 无奈风雪迷漫,所有的猎物都不知躲到哪里去了。狼王盔盔它们辛劳了大半日,身体都快冻僵了,却连一只老鼠也没找到。
       好不容易等到大雪初霁,狼群可以外出正常狩猎了,它们却依然时运不济,踩着厚厚的积雪跑遍了日曲卡雪山南麓, 也没能找到可以围捕的食草动物。
       也许是因为饥寒交迫,也许是因为年幼体弱,紫葡萄膝下那只名叫白燕燕的小雌狼开始走起醉步了,东倒西歪,摇摇晃晃,走两步滑一跤,越走越慢。紫葡萄从小生活在日曲卡雪山,具备雪山生存经验,它明白,小雌狼白燕燕已经饿得体力不支,倘若再吃不到食物,顶多再坚持一两个小时,便会摔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变成茫茫雪野一具冰冷的尸体。
       就在这个时候,寒风送来血肉的香味。对极度饥饿的狼群来说,这是难以抵挡的诱惑。狼群循着肉香兴冲冲地钻进一片针叶树林。一进去,它们就像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样,顿时从头冷到了脚—在一棵苍劲的老松树下,一只色彩斑斓的孟加拉虎正在啃食一只羚羊。老虎习惯从猎物的腿部吃起,此时, 羚羊的一条腿刚刚被咬开,羊血漫流,冒着阵阵热气。孟加拉虎一面大口喘息,一面伸出粗糙的虎舌,津津有味地舔食滚烫的羊血。洁白的雪地上,虎爪印和羊蹄印向山麓尽头延伸开去。
       看得出来,这只孟加拉虎是经过一番激烈的追逐,刚刚将这只羚羊捕获的。假如正在啃食羚羊的是一头熊或者一只山豹,帕雅丁狼群还有勇气从熊嘴或豹嘴里夺取宝贵的食物, 但眼下是一只孟加拉虎,狼群夺食的勇气早已烟消云散了。虎是百兽之王,尤其是孟加拉虎,体格魁伟,性情暴烈,勇不可挡。所以,狼群只好在距老虎两三百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心虚胆怯、忐忑不安地驻足观望。
       孟加拉虎也发现了狼群,它停止啃食羚羊,抬起额头饰有王字纹的脑袋,向这边瞭望。
       这个时候,如果这只孟加拉虎用藐视的眼神横扫狼群一眼,张开血盆大口发出汹汹低吼,或者弯曲四肢,平举尾巴, 摆出跃跃欲扑的架势来,紫葡萄相信,狼王盔盔决不敢冒险去抢夺老虎爪下的羚羊。这个时候,假如那只名叫白燕燕的小雌狼,没有再次饿晕倒地,紫葡萄相信,狼王盔盔也决不会随随便便冒犯虎威、去虎口夺食的。

《红豺》
第一章 家破豺亡  
      

滇北高原日曲卡雪山脚下,灌木野草丛中,有一个口小腹大的椭圆形石洞,形状很像弥勒佛的肚子,相传明朝年间有个苦行僧曾在这里面壁十年诵经修行,因此这个石洞也叫大肚佛窟。  
       一只母豺, 将小小的大肚佛窟占为巢穴, 产下一雌一雄两只幼豺。也许是受神灵保佑,两只幼豺健壮活泼,出生才五天就睁开了眼睛,第七天就会在石洞里蹒跚爬行。  
       豺是日曲卡雪山一带常见的中型走兽,当地山民称之为豺狗,因为体毛偏红,也有叫做红狼的。既名豺狗,又名红狼,可见豺的外貌特征,介乎于狗和狼之间,体型比普通土狗稍大些,又比狼要小得多。从动物分类学上说,豺、狗、狼皆为哺乳纲犬科,但狗和狼为犬科犬属,也就是同科同属,彼此血缘关系较近,豺却另成一属,为犬科豺属,完全是另一种动物。  
       那只刚刚做了妈妈的母豺,体毛浓密,背脊、尾巴和足踵上的毛色泽艳红,走动起来,就像天边的火烧云,因此,它的芳名就叫火烧云。  
       母豺火烧云今天运气不错,下午外出狩猎,刚到古纳河边,就碰到一只红颊獴与一条大青蛇生死搏斗。红颊獴锐利的牙齿咬住大青蛇的头颈,大青蛇两米多长的身子勒着红颊獴的脖子,在河边沙滩上打滚。它不会去帮大青蛇,当然也不会去帮红颊獴,谁输谁赢与它没多大关系,它蹲在河边的一棵树桩上,免费看了一场獴蛇大战的好戏。过了一会儿,大青蛇七寸被咬断,蹦弹了几下,像根烂草绳一样瘫软在地。红颊獴筋疲力尽,趴在沙砾上大口喘息。它从树桩上跳下来,冲着红颊獴啸叫了数声。红颊獴本来就不是豺的对手,又刚刚经过一场激烈的鏖战,元气大伤,哪里还敢接招,委屈地嚎了两声,夹起尾巴逃之夭夭。它不费吹灰之力,就白得了一条大青蛇。  
       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大自然中经常上演这样的悲喜剧。对母豺火烧云来说,这是获得食物的最佳方式,不劳而获说起来虽然难听,享用起来却特别舒服。特别是对处在哺乳期的母豺来说,再也没有比白捡一顿丰盛的食物更让它高兴的事了。
       对豺而言,除了老鼠、青蛙和小鸟,任何狩猎都有风险。即使捕捉雪兔,兔子逼急了还会反咬一口,捕捉羚羊的话,弄不好就会被羊角挑伤。哺乳期的母豺要是在狩猎中负了伤,不但自己倒霉,幼豺也跟着遭殃。因此,哺乳期的母豺狩猎时会格外小心谨慎,宁肯捡食已经腐烂的动物尸体,也不去冒险打猎。现在好了,红颊獴替它宰杀了大青蛇,活宰活杀非常新鲜,没冒什么风险,也没损耗体力,就能吃到鲜美爽口、营养丰富的蛇肉,这等好事,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雪域豹影》
第一章雪崩夺走了它的丈夫

梅花鹿沿着山脊线上一条牛毛细路仓皇奔逃,阿灿霞和日食生在后面紧追不舍。转过一道C 字形山梁,慌不择路的梅花鹿突然一个右转弯,钻进一条赤褐色的石沟。
       阿灿霞绷紧的心弦顿时放松了,心里油然生出一种欣喜与得意。脚下的日曲卡雪山,是它和日食生的栖息地,也是它们这个雪豹家庭的狩猎领地。它曾无数次在这里巡游打猎, 对这一带的每一座山峰、每一条溪流、每一道沟壑都了如指掌。它知道,这条被滇北高原的阳光晒成赤褐色的石沟,通往一座连猿猴都无法攀登的百丈悬崖。悬崖三面都是绝壁,唯有这条石沟可以通行。准确地说,梅花鹿逃进这条石沟,就等于钻进了死胡同、迈进了地狱之门,很快就将变成它们丰盛的晚餐。
       阿灿霞是一只雌雪豹,日食生是一只雄雪豹,这是一对雪豹夫妻。
       雪豹终年生活在雪线附近,当地老百姓称之为“大猫”。
       此刻,日食生仍然脚下生风衔尾猛追,阿灿霞则自然而然地放慢了脚步。
       假如这场捕猎还是个未知数,阿灿霞是决不会停止追撵的。悠悠万事,食物为大,食物还没到手,它可没兴致撒娇发嗲。但此时,梅花鹿显然已成了囊中之物,日食生一只雄雪豹就足够对付的了,阿灿霞就有了偷懒的念头。
       就像所有雌性动物一样,阿灿霞很乐意见到日食生为自己效劳。哦,当日食生叼着刚刚捕获的梅花鹿送到它嘴边,殷勤地邀请它喝温热的鹿血、吃鲜嫩的鹿肉,那时它享受到的不仅仅是用来填满空瘪胃囊的食物,还有被配偶关怀和宠爱的幸福。享受生活,何乐而不为?
       日食生盯着梅花鹿的背影风风火火追撵而去。阿灿霞悠闲地小跑着,不紧不慢地跟随在后头。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穿过那条被高原阳光晒成赤褐色的石沟,便是一个铺满积雪的不规则的平台。梅花鹿细巧的尖锥状蹄印和雪豹硕大的花瓣状足迹在雪地上清晰地向前延伸。阿灿霞顺着积雪上的脚印走了一段,便看见了让它心花怒放的情景:梅花鹿站在悬崖边缘,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勾着脑袋,摇动着头顶的八叉大角,打着响鼻,摆出一副困兽犹斗的架势;日食生在距离猎物约三米开外的地方,尾巴平举,肩胛高耸,四肢微屈,吹胡子瞪眼,做出一副猫科动物典型的跃跃欲扑的姿态。
       那只梅花鹿就站立在悬崖边缘,只要再往后退一步,就会从悬崖上坠落下去。
       阿灿霞一点儿都不担心快要到手的猎物会从嘴边溜掉。它从小生活在日曲卡雪山,最喜欢捕捉的猎物就是梅花鹿,对梅花鹿的脾气秉性十分熟悉——梅花鹿是高级哺乳类动物,具备判断环境权衡利弊的能力。倘若悬崖不是太高,绝壁的坡度也不是太陡峭,从悬崖上跳下去有侥幸逃脱的可能,这只陷入困境的梅花鹿或许会奋不顾身地从悬崖上跳下去;但悬崖太高了,跳下去绝无生还的可能, 聪明的梅花鹿是不肯光荣就义的,事实上,梅花鹿也不具备宁死不当俘虏的高贵品质。倘若站在悬崖边的是一只头顶不长鹿角的母鹿,它知道自己没有能跟雪豹周旋的武器,绝无从豹爪下逃生的可能,为了赌口气,或许会从悬崖上往下跳;但现在站在悬崖边缘的是一只有角的公鹿,而且冬天是鹿角最茂盛的季节,琥珀色的鹿角层层分叉,被冰雪擦得油光闪亮,坚硬如铁,如同尖锐的长矛。鹿角是公鹿打斗的武器,因为长有锐利的鹿角,公鹿的胆量比母鹿要大得多,这只陷入困境的公鹿会这么想:从这么高的悬崖跳下去那是必死无疑,面对张牙舞爪的雪豹虽然也是凶多吉少,但利用头顶的鹿角壮起胆子跟可恶的雪豹来一场殊死搏杀,也不一定绝无生路,说不定对方是只胆小鬼雪豹或窝囊废雪豹,在尖利如矛的鹿角的猛烈冲撞下,或许会扭头躲闪,那它就可以夺路逃命了。
       这是一种并不复杂的计算:坠崖的话生存几率是零,搏杀的话尚有一线生机,那当然是选择搏杀。哺乳动物属于有智慧的动物,能够权衡利弊得失,懂得两害相遇取其轻的道理,这正好为雄雪豹日食生捕捉这只梅花鹿提供了机会。

《五彩龙鸟》
    楔 子

故事发生的地质年代是中生代侏罗纪,距今一亿多年。故事发生的地点是中国辽西地区。
       一亿多年前的辽西地区,因陆相地层连续沉积,气候温暖,植被繁茂,河流纵横交错,湖泊星罗棋布,火山爆发频繁,都给生物的发生、发展创造了得天独厚的生态环境。毫不夸张地说,当时的辽西地区,是各类生命繁育、毁灭、演化、突变的一个壮丽恢宏的舞台。
        故事中有两个主人公,一个叫澄,一个叫岫,它们都属于长着双弓型头骨的槽齿类爬行动物。那个时候,人类还没有出现,而是由众多的爬行动物主宰世界。双足行走的裸猿——人类,要到一亿多年以后才姗姗来迟地出现在这颗蔚蓝色的地球上。

第一章 
       灾难来临

澄用前爪小心翼翼地拨开楔羊齿的叶子,从茂密的灌丛里伸出脑袋,用警惕的眼光盯着喀纳贝湖。此时,明媚的阳光照耀大地,微风吹拂,湖面金波粼粼,澄没看见巨大的腕龙,它再用目光仔细地搜索湖畔附近的杂草地,也不见虾蟆龙恐怖的身影。
       澄这才壮起胆子倏地蹿出灌丛,用最快的速度奔到湖边,猛吸了几口水,润一润渴得快要冒烟的嗓子,然后蹚进浅水区,寻找一种名叫弓鲛的小鱼来填饱肚子。
       也难怪澄要如此谨慎。它体长不足一米,体重不过二三十斤,体形瘦削,细皮嫩肉,既没有尖爪利牙可以与天敌抗衡,也不像曲颈龟那样有坚硬的龟壳可以保护自己,在侏罗纪爬行类家族中,它的种族属于最弱小一族,堪称袖珍品种。
       在那个年代,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血腥味,整个世界完全受“弱肉强食”这条自然法则的支配,大欺小,大吃小,弱小就意味着被欺凌、被吃掉。
       众多的爬行类动物,都把澄的种族视为自己的美味佳肴。对于澄而言,到处都是刽子手,太恐怖了,所以它只能整日躲在湖边茂密的灌丛里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实在渴极了、饿极了,还得像贼似的溜到湖边喝口水,找些鱼虾充饥。弱者的生存法宝就是谨慎,谨慎,再谨慎。
       一条胖墩墩的弓鲛,扭动柔软的身体,在水藻间游动。这是一种软骨鱼,游动时身体弯得像张弓,因此而得名。它的肉质肥嫩鲜美,入口即化,因此猎食者不用担心会被鱼刺卡住喉咙。澄的牙齿不锋利,无法嚼碎其他鱼类坚硬的鱼骨,所以特别喜欢吃像弓鲛这样的软骨鱼。
       澄照准了这条弓鲛猛扑过去,平静的湖面顿时爆出了一朵硕大的水花。遗憾的是,这条弓鲛似乎特别狡猾,澄的嘴刚伸到水里咬它时,它突然把身体弓起来,啪地来了个急转弯,从澄的唇齿间溜走,逃进两块礁石间的一条缝隙里。那缝隙既深且窄,澄的身体根本挤不进去,它只能把前肢伸进水缝里抠抓,爪尖勉强能触摸到弓鲛那滑溜溜的尾巴,却无法将弓鲛从缝隙里揪出来。
       澄已经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它可不愿就这么放弃这顿已到嘴边的美餐。它拼命地用前肢鼓捣,将湖水搅得稀里哗啦的,希望能将这条躲藏在缝隙里的弓鲛驱赶出来,但弓鲛却像水蛭一样紧紧贴在缝隙底端的礁石上,任澄怎样折腾,就是不肯游出来……

《成长不必烦恼》
       我不是美女

尊敬的沈石溪老师:
       您好!
       我是一名小学六年级的女生,生活在一个小康之家,不愁吃穿,学习成绩也还可以。但是,我一点儿都不快乐,因为我长得不漂亮。每当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胖胖的身体、小小的眼睛、扁扁的鼻子,我就很自卑。班里调皮的男生还给我起绰号,让我很难受。我原本爱唱爱跳、性格活泼,但因为长得丑,所以不敢登台表演,生怕别人会起哄;我也不敢跟男孩子交往,怕他们会嫌弃我,更怕会受到伤害。因此,我的性格变得内向、孤僻,每天生活在自己的“套子”里,没有朋友,感觉很苦闷、很寂寞。更可怕的是,我会嫉妒那些长得漂亮的女孩。她们一个个骄傲得就像小公主,男孩子们总围着她们转。
       我时常想:为什么命运这么不公平?为什么不能让我长得漂亮一点儿呢? 沈石溪老师,我很喜欢读您的动物小说,一直把您当成我的良师益友。我鼓起勇气给您写这封信,希望能得到您的指点。
       浙江读者:殊悦

Re:我不是美女
       不要失去对美的自信

殊悦同学:
       你好!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对一个女孩子来说,长得不美,或者说长得有点儿丑,的确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你的苦恼,我完全可以理解。有人说,一个女孩子,只要自信、快乐地生活,就会变得漂亮、可爱;还有人说,心灵美重于容貌美。这些话说得都不错,但现实生活中,有些行业就需要“以貌取人”,比如空姐。相貌的不公平,如同财富的不公平,不能比,一比就要气死人。在这个问题上,要敢于面对现实。生活有时候很不公平,有时候还很残忍。我认为,要改善自己的处境,很重要的一条原则就是不嫉妒。这的确很难做到,因为嫉妒是人的一种自然本性。别说像你这样十三四岁的女孩子了,就连我这个已到花甲之年的大男人,想到自己累死累活爬了一年格子所得的稿费,还不抵商贾巨富在饭桌上的一次消费,也会嫉妒得牙根流酸水。可是,我还是要真心地劝告你,别去嫉妒身边那些长得漂亮的女孩子,要下定决心、咬紧牙关,就像和尚不沾荤腥一样地戒掉嫉妒,尤其不能把嫉妒溢于言表。因为嫉妒不会改变你不漂亮的事实,更不会给你换一张娇美的脸蛋儿,恰恰相反,你会因为嫉妒而拉大和同学之间的距离,还会因为嫉妒变得心胸狭隘、孤僻冷漠、疑神疑鬼。这对你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会严重损害你的整体形象。
       在这方面,我有刻骨铭心的教训: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调整好心态,沉溺于对那些一掷千金的大款的嫉妒之中,结果搞得自己无心写作,连原本微薄可怜的稿费收入也没有了,生活比过去更窘迫。其实, 克制嫉妒就是在陶冶性情,这会使你变得豁达大度、开朗活泼,人际关系也会变得更融洽,你会因此养成美的性格。虽然性格美无法转化成容貌美, 但你的整体形象肯定会向前跨一大步。

 

编辑推荐

 

《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感悟生命书系》收入了中国动物小说大王沈石溪的四部原创长篇经典力作——《狼国女王》《红豺》《雪域豹影》《五彩龙鸟》和最新力作——《成长不必烦恼》。本书作者沈石溪是目前国内最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之一,且有多部作品入选中小学教材,深受孩子的喜爱和老师的推崇;相信这套书一定能给小读者们带来与众不同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