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童趣商城 > 图书
  •  

辫子姐姐故事树(3册)

标签:少儿文学 辫子姐姐系列

作者:郁雨君

出版社:童趣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14-08-01

价格: 54

版 次: 页 数:240 字 数:100千
开 本:16开 纸 张: 印 次:


书摘与插画
image001.jpg
 
image003.jpg
 
image005.jpg
 
image007.jpg
 
image009.jpg
 
image011.jpg
 


内容推荐

 

辫子姐姐郁雨君创作了“辫子姐姐心灵花园”、《小桔灯》、《十三岁女孩》等一系列少儿文学作品,获得多种少儿文学奖项,拥有一众喜爱她的小读者们。“辫子姐姐故事树”2014年推出的本系列3本书,选取了郁雨君作品中的经典篇章,向读者讲述了这些作品的灵感来源,展示了这些故事的创作过程,并且选取了小读者们为这些作品而写的番外故事。立意新颖,创意独特,讲解生动、形象。循序渐进,文笔流畅,对于提高小读者的写作能力和创作兴趣都很有帮助。
     “辫子姐姐故事树”包括《闪着泪光的决定》、《穿越时空遇见你》、《我不想不想长大》三篇故事的灵感起源、经典篇章及小读者们的番外故事。

郁雨君儿童文学专业硕士,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儿童文学作家,“花衣裳”里的辫子姐姐。青少年杂志资深编辑、策划人,主要创作特点是散文女生,小说男生,出版小说、散文书籍《女生对话》、《小桔屋——女孩子一个人的快乐》等18本,获得多种儿童文学奖项。已在《中国图书商报》《文艺报》《新民晚报》及《儿童文学》《少年文艺》《中国儿童文学》《男生女生》等多家报刊发表小说、散文、文学论文、书评,人物专访、童话等100余万字,其别具一格的感性敏锐的理论与评论写作在在儿童文学界亦有一定影响。

文摘:

《我爱荷包蛋》

蒜泥妈妈说:“好名字就是听不出是男生还是女生。好名字就是男生能用,女生也能用。”
       说到女生也能用的时候,扇贝脑子里猛地跳出一只带波浪裙边的荷包蛋。扇贝马上问:“好吃的名字可以吗?”
      “也——可以吧。”蒜泥妈妈和葱花同学一起拉长声调,不过也算表示赞同了。
       扇贝怯怯地小声说:“我……我想叫它荷包蛋。”
       “嘎嘎!”葱花尖声笑起来,“这也算名字?”
       “明白了。”蒜泥妈妈点点头,“扇贝最喜欢吃荷包蛋了。”
       “不是因为这个!”扇贝急得脸都红了。
       蒜泥妈妈眯起眼睛念念有词:“荷包蛋?听起来很有猪的气概嘛。”
       “气概?”葱花一愣。
       “因为它是男生。”扇贝咕哝着,“如果是只小母猪,荷包蛋听起来也很有气质。” 
       “嗯,很有味道的名字。”葱花抽抽鼻子,好像也被打动了。
       荷包蛋在那里四蹄朝天,哼哼起来:“啊哈,我终于有名字了,再也不会老被叫作小小猪了!”

《疯狂二班实在帅》

她已经在那里绘声绘色地描绘起来:“达帆奇以后会变成一个这样的宅男:看电视,一直看!其实也没什么可看的,就是一直在那儿按遥控器,换台。不停地换,换个不停!就算很困很困,很想去睡了,还是停不下来!按呀按呀,换呀换呀,换到很多台都没有节目了,还是换个不停。咕咕叽,咕咕叽,咕咕叽……”
       我打断她的鸽子叫:“呃,徐映子,我躺在床上,睁大眼睛也看到你的未来了!”
       “太好啦,说!”
       “徐映子会变成一只企鹅,移民到南极去!那里没有夏天,只有冬天……”
       “咕咕叽,”徐映子打断我,“可是,地球在变暖,南极也可能会有夏天哟。”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慷慨地说,“我会送给你一只超大的冰箱,大到你可以在里边生活!”
       “作为回报,”徐映子说,“我会送你一只超大的马桶,大到你可以在里边睡觉!”
       徐映子,真是奇怪又有趣哟!当我这个马桶依赖症男生遇见一个夏天过敏症女生,突然就觉得自己不神经、不怪异、不可怕了。
       嗯,我有一个神秘的同伴了!

《雀斑一定有魔力》

这个憎恨雀斑的小姑娘太有意思了,令我印象深刻,以至于某天我做了一个梦。
       就是一个雀斑小姑娘跳进我的梦里,大概五六岁吧,她脸上长满雀斑,就像被谁随手撒了一把饼干屑屑,各种迷你的不规则形状,有的还会闪光,似乎里边有更迷你的糖粒粒。
       她很专心,用两根手指在脸上捏呀捏呀,那两根手指似乎同时有镊子和筷子的功能,把迷你的雀斑从脸上取下来夹到嘴巴里。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听起来又脆又香啊。 
       我很馋,请求她也给我吃一点儿雀斑,可是她一边脸上的雀斑已经给吃没了。
       她大方地从另一边脸上取下好多雀斑,放到了我手上。我尝了下,鼻子登时有了反应,不知是芥末还是辣酱的味道。我吃不下去了,小姑娘把我吃不了的雀斑兜着走了……
        这个梦境显然十分跳跃,没那么有逻辑。因为我多次叙述这个梦境,然后越叙述,它就越像一个有头有尾的童话故事的情境了。
       不过,显然她是个欢欢喜喜并且有个好胃口的小姑娘,有种什么也阻挡不了她的高兴劲儿。尤其她那些星星一样、好吃又好看的雀斑,太奇妙了。
       小雀斑,我决定就叫她小雀斑。

 

编辑推荐